当前位置:上海朵纯化妆品有限公司社会男子闲鱼骚扰卖家被拘10日,多名女性称曾遭类似骚扰,投诉无果
男子闲鱼骚扰卖家被拘10日,多名女性称曾遭类似骚扰,投诉无果
2022-09-19

7月7日,张丽在闲鱼交易平台上收到一个陌生男子的私信,该私信中存在大量恶俗言语、性骚扰,甚至“死亡威胁”。张丽随即报警。

7月9日,该男子被深圳市光明区马田派出所抓获,并处以治安拘留10日。但拘留期满后,该男再次骚扰张丽,问她索要照片和微信,甚至以自杀相威胁。

7月29日,每日人物致电警方,被告知该男子已离开光明辖区,且保证不会再犯。

据多名女性用户向每日人物反映,闲鱼平台上的此类骚扰很常见。她们在多次向平台投诉无果之后,大多选择沉默或者卸载闲鱼APP。

事发:收到私信,称要把女儿“绑架”、“奸尸”、“肢解”

2016年10月,张丽听从朋友的建议,注册了闲鱼账户,打算把女儿的二手衣物卖掉。

女儿现在13岁,混血,模样出众,8岁前曾做过童装模特。为呈现上身效果,张丽把女儿穿着这些衣服的生活照也一起上传到了平台。

开店以来,张丽收到过不少陌生私信,“有夸女儿好看的,有说要当男朋友的,也有些特殊性癖好的,要买女儿内衣裤。”遇到这些情况,张丽一般都直接拒绝或者拉黑。

但这次私信里的内容却让她一下子怔住了。7月7日,张丽看到黄强的私信,说要把她女儿“绑架”、“奸尸”、“肢解”等,并附上了一张亲吻女儿照片的自拍。

“他发来的语音,是一种特别恶心人的声音,比说的话还让人难受。”张丽说。

更让张丽感到危险的是,黄强的账户所在地显示为上海,正是她和女儿现在居住的城市。张丽怀疑黄强曾买过女儿衣物,而快递单上有她的家庭地址和个人信息。

张丽向闲鱼平台反映,被告知“建议将骚扰人拉黑处理”。但黄强被拉黑之后,又注册了新账号,继续给她发私信。

7日晚24时许,张丽穿着拖鞋跑到当地派出所报案,但被告知证据不足,不予立案。她只能先拿着报警回执单,拍给黄强看,“就是想先吓唬他。”

8日凌晨,张丽接到了一个骚扰电话,对方没有讲话,只发出一些刺耳噪音。

张丽慌了神,又没地方投诉,把事情发在了微博上,并贴出大量聊天截图。8日下午14时许,转发量过两万。江苏网警看到后,通知了属地警方进行核查。经查询,黄强现居住地为广东。

9日中午12时,张丽向马田派出所报警。当天下午14时,警方抓获了27岁的黄强。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黄强被处以10日行政拘留。

误会:一次关于“仇男”和“恋童癖”的冲突

10天的拘留,并不能让张丽安心。她怕被报复,也不知道黄强的动机。

事发之后,张丽受到不少网络攻击,指责她随意把女儿照片放在网上。张丽没放在心上,她觉得受害者不应该成为过错方。

也有不少人对她表示理解和支持。张丽和部分网友一样,觉得黄强可能是恋童癖。

7月20日,黄强拘留期满被释放。当天晚上,他重新注册了一个账号,向张丽道歉。黄强解释说自己没有恋童癖,此前的威胁恐吓行为是失眠、心情烦躁所致。

张丽向每日人物展示与黄强的聊天记录显示,黄强称由于患有抑郁症,平时靠在网上谩骂缓解,“跟我喜欢打游戏骂人一个道理,所以我一不开心就骚扰你。”

但这并不能说服张丽,“你不开心,为什么针对我?又是怎么找到我的店铺呢?”张丽发现,黄强的几个闲鱼账号都没有任何购买记录,微博账号一直在使用,也没有发过动态。

对此,黄强承认,他此前一直关注张丽微博,看到她常在网上骂屌丝,认为张丽“仇男”。张丽听到这种说法,觉得好气又好笑。

张丽是山东济南人,性格直,说话也直。此前微博账号粉丝量有7000多,后因发布相关言论被封。在微博上揭发了一些上海人的不良行为,张丽被网友指责“仇恨上海人”,“我自己在上海生活20年了,能诋毁这个地方吗?”

张丽承认自己讨厌不争气的个别男性,但从来都是对事不对人。

这不是张丽第一次受到骚扰,她性格上的刚强和对此类事件的愤怒,与生活经历有关。

张丽说她四五岁的时候,经常被一个邻居大叔摸脚后跟,甚至拿着蹭生殖器。工作之后,这种事情更多了。张丽回忆说她曾因拒绝了老板的非分要求被公司开除。

耍赖:澄清之后,男子又喊“妈”、索要微信、自杀威胁

黄强告诉张丽,他出来之后,已经被公司开除,亲友也误以为他有特殊癖好。

关于“仇男”和“恋童癖”的误会解开之后,张丽觉得黄强道了歉也认了错,就决定帮他澄清。张丽告诉每日人物,她当时联想到了自己有个和黄强年级相仿的侄子。

此后,张丽在微博上前后两次帮黄强发布澄清声明。

事情仍没有结束。“两天之后,(黄强)态度就变了。”7月23日,黄强再次发来骚扰信息,问张丽索要其照片和微信号,还管她叫“妈”。

黄强告诉张丽,他没有恋童癖,有恋母情结。被拒绝之后,黄强接连发送了“我活的还不如你家一只猫”、“我早晚要扑到你怀里”、“乖乖从了我”等私信。

黄强还称自己抑郁症加重,并以自杀相威胁。7月24日,张丽再次向马田派出所报警,希望警方能联系到黄强家人,并帮助他就医。

7月29日,每日人物从马田派出所办案民警处获悉,黄强目前已离开光明辖区。警方称,此前已对黄强进行了口头警告,对方也保证不再犯。

“若该女士还有需求,可以向当地的公安机关报警,核查之后,公安机关会配合将其抓捕归案,并采取相应措施。”该办案民警称。

7月28日,闲鱼平台回应每日人物,称该男子新注册的账号也被永久封停,如果再发生此类情况,建议用户拉黑或向平台举报。

多名闲鱼卖主曾被骚扰,有人向平台举报无果,有人“想起来后怕”

该事发酵之后,有不少被骚扰过的用户给张丽发来私信。

“有的是恋足癖,让你给他拍脚,有的直接给卖家留言,各种污言秽语,她们怕被报复或者说闲话,都不回复。”张丽说。

王晓向每日人物回忆起在闲鱼上的经历,觉得后悔,“当时应该举报的,太变态了。”

一年前,王晓在平台上发布闲置衣物后收到了私信,对方让她试穿一条短裤,说想看看上身效果图。王芳看对方的头像是女生,也没多想就同意了。

对方让王晓把上衣拉高再拍照,说要检查短裤是低腰还是高腰。王晓拍了两张正面照发过去,又被对方索要侧面照,声称要看“提臀效果”。王晓回忆说对方还夸了她“肚脐眼好看”、“臀部挺翘”。这之后,她又被要求试穿了背心和内衣。

王晓以为买家诚心购入,直到对方问起丝袜。“还要我穿过的,我看了主页才知道他是男的,经常浏览丝袜内裤的信息,他还搜到了我微博,存了我生活照,我真的差点吓哭。”王晓感到后怕,随即取消了闲鱼上的微博关联。

刘文以前在闲鱼上卖二手鞋子,也遇到过类似情况。

买主问她要上脚的照片,刘文拍照发过去之后,对方开始说些难听的话,“很性感啊很想xx之类。”刘文称她的室友在卖连裤袜时,对方买回去后,发来一张袜子上有不明液体的图片。后来,刘文和室友都把闲鱼卸载了。

和王晓、刘文不一样的是,姜明和陈晔面对骚扰信息,并没有选择“自行消化”。

​姜明听人说过闲鱼有“变态”,但没想过自己会遇到。今年6月3日,她收到私信,对方说要买她挂在平台上的冬季裤袜。“正常聊了两句,就说了些恶心的话,让我给他‘丝足’。”

姜明保存了和对方的聊天截图,前后两次向平台反映,但并未得到回复。

举报过这类骚扰内容的不止姜明一个。陈晔自从挂了一件内衣之后,几乎每天都能收到陌生男子的骚扰:“有穿过没洗的吗?”、“我花xxx元连人带衣服卖吗?”。

这些私信让她感到莫名其妙,“那就是件很正常的可爱款内衣。”陈晔称她举报之后,发现这些账户仍在正常使用。

7月28日,每日人物就上述多名女性遭遇“骚扰”事项联系闲鱼客服,被回应说“工作人员会在核查属实之后进行不定期处理。”

(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请上wydclub.com主页获取更多内容。如您发现无忧岛网文章页面内容过少的话,请检查浏览器拦截设置是否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