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朵纯化妆品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贾珍去花枝巷真的是去探望尤二姐的吗?
红楼梦中贾珍去花枝巷真的是去探望尤二姐的吗?
2022-08-23

贾珍和贾蓉,是父子关系。下面由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这篇文章,感兴趣的小伙伴接着往下看吧。

《红楼梦》第六十五回,贾琏已然偷娶了尤二姐,将其安置在花枝巷,如此一处风流快活的好地方,贾珍岂能放过。于是这位珍大爷,不顾父亲刚去世,热孝在身,前脚在铁槛寺作完佛事,后脚就要去花枝巷“探望”下弟媳:

这日,贾珍在铁槛寺作完佛事,晚间回家时,因与他姊妹久别,竟要去探望探望。先命小厮去打听贾琏在与不在,小厮回来说不在,贾珍欢喜,将左右一概先遣回去,只留两个心腹小童牵马。一时,到了新房,已是掌灯时分,悄悄入去。——第65回

曹雪芹笔法精湛,不直述痛骂贾珍之荒淫无道,而是通过诸多细节让读者自行体会。

贾珍去花枝巷,名为“探望探望”,可在探望之前,先让小厮前去踩点,打听贾琏在不在家,得知贾琏外出未归,立刻欣喜若狂,屁颠屁颠地骑马赶到花枝巷,到了门口,不打招呼不敲门,来了个“悄悄入去”。

读者读至此,已明白贾珍来的真实目的,哪里是探望,分明是寻欢。

尤二姐虽跟贾珍曾有过一段不干净的过往,但她骨子里终究向往安详的日子,眼下已嫁贾琏,便不愿跟贾珍有任何纠缠,于是假借有事,带着母亲离开屋子,留下妹妹尤三姐“接待”贾珍:

当下四人一处吃酒。尤二姐知局,便邀她母亲说:“我怪怕的,妈同我到那边走走来。”尤老也会意,便真个同他出来。只剩小丫头子们。贾珍便和三姐挨肩擦脸,百般轻薄起来。小丫头子们看不过,也都躲了出去,凭他两个自在取乐,不知作些什么勾当。——第65回

这就是贾府内部的混乱关系,尤二姐、尤三姐乃是尤氏之妹,亦是贾珍之小姨子,可贾珍来了个“肥水不流外人田”,与这两位小姨子都曾有过不干不净的关系;

眼下尤二姐嫁给自家兄弟贾琏,变成了弟媳,可贾珍仍不放过这块肥肉,逮着机会便要揩油偷欢,纲常伦理成了一纸空文。

喝酒喝到半夜,贾琏突然归家,恰好撞上了贾珍,作者曹雪芹别出心裁地安排了一出“二马同槽”的情节:

贾琏的心腹小童隆儿拴马去,见已有了一匹马。细瞧一瞧,知是贾珍的,心下会意,也来厨下......忽听马棚内闹将起来。原来二马同槽,不能相容,互相蹶踶起来。隆儿等慌的忙放下酒杯,出来喝马。好容易唬住,另拴好了,进来。——第65回

《红楼梦》中无闲笔,“二马同槽”亦大有深意,历来掰开揉碎的解读者不少,譬如林兴仁之文《<红楼梦>与汉语修辞》(载《红楼梦学刊》1990年第2辑)中提出如下观点:

“二马同槽”是一双关妙例,以贾珍、贾琏的两匹马同槽而不能相容,以至互相蹶踢、闹将起来,双关贾珍、贾琏因而争风吃醋。

很明显,林兴仁先生的解读还是太过表面化了,联系后文情节可知,压根没有贾珍、贾琏为争夺尤氏姊妹而争风吃醋的情节,恰恰相反,贾琏在明知贾珍意图的前提下,竟默许了贾珍对自己女人的“惦记”,甚至他提出了一个更加“皆大欢喜”的建议——将尤三姐嫁给贾珍当妾!

贾琏笑道:“你且放心!我不是拈酸吃醋之辈,前事我已尽知,你也不必惊慌。你因妹夫倒是作兄的,自然不好意思,不如我去破了这例。”说着,走了,便往西院来。——第65回

这就是《红楼梦》的悲剧格调,寥寥数语,却能有压垮读者心理防线的悲剧力量。贾珍之所以要趁贾琏不在家,偷偷前来寻欢,是因为贾珍尚有忌惮之心,生怕自己惦记尤二姐,被兄弟贾琏知道后闹出风波来。

也就是说,在这场混乱的男女关系中,贾琏成了伦理道德的最后一道防线,可这位琏二爷,明知贾珍算计自己,甚至揩油自己的女人,可他却不以为意,还来了一句“我不是拈酸吃醋之辈”——礼义廉耻的高墙彻底崩塌,珍、琏可以毫无顾忌地侵占尤氏姊妹了。

因此,“二马同槽”的真正含义应是袁莉在其文《对‘二马同槽’的疑义》中解读的那般:

两性之爱的特点是自私,“不能同槽”、“争风吃醋”俱是基于这个特点的表现,虽格调不高,倒也符合常情。而珍、琏竟能“同槽”,竟能知对方染指卧榻而无愠色,蝇营狗苟,同淫同奸,真真是灭绝天性本性的衣冠禽兽。

透过这个情节,便能窥探荣宁两府内部混乱的男女关系,自家亲戚尚且如此,何况他妇?

于是乎,贾琏跟下人之妻多姑娘夜间厮混,其介绍人竟是手下小厮,多姑娘亦曾跟贾府众多奴仆均有沾染,已是常事,前有多姑娘,后有鲍二老婆,主仆狎昵司空见惯,如此贾家,岂有不败之理?